鄉村致富帶頭人: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

  適逢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的精準扶貧大業進入倒計時,在各級政府的統籌指導下,在平安鄉村致富帶頭人培訓的智力幫扶和產業扶貧貸款的金融支持下,從傳統果農脫貧變身為新農村創富帶頭人的“武文營們”的案例,有著以小見大的特殊意義。

  快手、抖音也不刷了,初中畢業的陜西銅川市宜君縣果農武文營強迫自己看書。

  過去一個多月,他忙著注冊品牌、創設公司。

  “張書記,你說這個行不行?”為了一個品牌名稱,武文營苦思冥想了一個多月,“比給娃起名還費事兒哩,給兒子起名,我才花了兩天。”

  這是他新注冊的蘋果品牌,“宜彭塬,宜是宜君縣,彭是彭鎮,塬是武家塬,我要把我們銅川蘋果的名聲打出去。”

  從一個20多年來只知道“埋頭刨地”的果農,變成一個具有自發意識的創業者,改變只緣于一次培訓——今年4月21日到27日,武文營在佛山參加了平安銀行“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培訓。

  


  農家小院里的“頭腦風暴”

  剛剛摘掉貧困帽的武家塬,已經從一個普通的貧困村,升級為普惠金融綜合服務站,村民家大門上都貼著二維碼,掃碼就能下載常用的金融工具,金融惠農支付服務點、智能終端設備開到村民家門口,這個渭北高原上的小村莊,仿佛成為了普惠金融的實驗田。金融理念和保險、期貨等金融服務逐漸為村民所接受。

  


  武文營家就在村口。7月4日臨近中午,武家小院里,迎來了一群遠道而來的客人。紅色的木質方桌上,擺著干果和剛從院里采摘下來的黃瓜、脆杏,大家圍坐在桌子周圍。

  來訪的是平安集團聯席CEO、平安銀行董事長謝永林一行。

  


  這位客人是“自來熟”,一坐下就和村民拉起了家常,“我家也是農村的”。一句話讓原本有些拘謹的學員放松了下來。

  “一定要搞品牌!”武文營有感而發。4月27日上完培訓課一回來,武文營就開始注冊公司和商標。武文營的產品展示柜里,蘋果、小米、核桃油等,都是宜君本地特產。這些禮盒上現在印的品牌還是宜君縣的公用品牌“怡君”,將來要統一改為“宜彭塬”。品牌改了,外包裝也要改,“這些花里胡哨的,不夠高端大氣,現在流行簡約美。”武文營說。

  被改變的不止武文營一位,還有種蘑菇的段俊保。段俊保學到的重要一課是“管理”。他三年前開始種蘑菇,雇傭了17位當地村民,“以前是論天天,干天天(按天計酬,干一天算一天)”。這位干了20多年裝修的小老板很快發現,越是熟人越不好管。他得隨時緊盯著,“人嘛,都有個惰性,都想少干活多拿錢”。鄉里鄉親的,說輕了起不到效果,說重了又拉不下臉,那個時候的段俊保,從早到晚忙得腳不著地,一天只能睡四個小時。

  所以,當農業局選派段俊保到佛山參加平安的致富帶頭人培訓時,他一口回絕了,“沒得時間,忙哩很!”左說右說,他才不情不愿地去了。在培訓課堂上,老師講到了“定崗定責,按勞動量付費”。段俊保一下子開了竅,回來就改了發工資的辦法。種植蘑菇前后共七個工序,現在每個工序都有專人負責,計件開薪。“原來一天的活兒,現在半天就干完了。計件制透明公正,也沒口角了”。

  


  考慮到明后年公司可能會擴張到數百人,段俊保還聘用了經理、會計等,推動規范化運營,“有了職業經理人,離了我也能正常運轉”。說到興起,段俊保現場展示了一根長滿蘑菇的菌棒。謝永林興致勃勃地接過菌棒說:“這蘑菇新鮮啊,做瘦肉湯特別好。”

  與口若懸河的武文營和段俊保相比,曹氏老燒的創始人曹太鋒顯得相對內斂。上課七天,他最大的啟發是要給產品講故事。曹氏老燒釀酒的水源是本地頗有典故的哭泉。傳說孟姜女尋夫至此,一時傷心,嚎啕大哭,頓時天崩地裂,一股清泉涓涓而出,故名哭泉。幾千年來,此泉淙淙流淌,泉水甘甜可口。但如何用哭泉故事給曹氏老燒品牌加分呢,曹太鋒還沒想好,“希望能再與平安的老師交流交流,解決這個難題”。

  這場培訓學員與扶貧干部、扶貧企業掏心掏肺的座談會,被謝永林比喻為一場小型的“頭腦風暴”,“扶貧必扶智。如果不把觀念激活,扶貧的持續性是不行的,給多少錢也沒用。”

  “智慧果”熟了

  海拔1600米的武家塬,自古就是缺水之地,以前村民喝水要靠天——收集順著窯洞頂落下的雨水,匯集到水窖里,稱為“窖水”。直到2016年,村里才用上了自來水,武文營有時也會納悶,“以前那窖水,是怎么咽下去的?!”

  


  這里缺水少雨,卻適合種蘋果。早在漢代就入陜的蘋果,是武家塬的支柱產業之一,全村蘋果種植1000多畝。一畝園,十畝田,一畝玉米一年只能賺一千多元,蘋果一畝地一年就能收入一兩萬。

  武文營和蘋果感情很深,“一家老小,不是我養著,是蘋果養著”。1999年,武文營結婚花了兩萬塊,借了高利貸,年利率60%,武文營愁得睡不著覺。到了第二年,他家蘋果掛了果,賣了一萬多塊錢,第一次拿到這么多錢,武文營激動得手發抖。靠著種蘋果,武文營脫了貧,還清了外債。

  


  種植蘋果二十年,武文營最大的遺憾是宜君縣以及整個銅川市的蘋果賣不起價。每年九、十月份蘋果成熟后,有的果商壓價收購,套上“洛川蘋果”的牌子,高價賣出去,錢都讓這類果商給賺了。其實宜君和洛川一樣,都處于渭北黃土高原,冬少嚴寒,夏無酷熱,日照充足,晝夜溫差大,空氣濕度低,孕育出的蘋果含糖16.2%,也是又脆又甜。一河之隔,宜君的蘋果,絲毫不比洛川蘋果差,但很少有人聽說過。

  武文營也賣過禮盒裝。他很實誠,一盒滿打滿算裝夠13斤,挑的都是直徑80毫米以上的優質蘋果,一旦有了壞果,壞一賠二,但銷量仍一般,武文營頗感納悶。去佛山參加完培訓,他才開了竅,“原來是我沒品牌,包裝不好看,包裝和品牌就是顏值,沒有顏值的話第一眼就被刷下去了”。這是武文營培訓回來堅決要注冊品牌的原因,他還找人設計了LOGO,“花了一千多,以前這種錢我是堅決不會花。”

  在佛山培訓課堂上,他還學到了產品設計和銷售精細化理念。比如他手上有的包裝,是把大小不一的蘋果混裝在一起,雖然質量都有保證,但看起來卻不美觀,“我以后再賣禮盒,就要分開,80、85、90、95毫米,設置不同價位,既讓客戶滿意,還能多賣錢。”

  品牌管理上去了,市場風險也必不容忽視。在整個農業產業鏈條上,處于種植環節的果農們,抗風險能力最差。去年蘋果產量減半,要是價格再沒保證,收入就更低了。想到這里,果農們一籌莫展。

  金融工具,成為抵抗自然災害、熨平周期風險的有效手段。就在這個小村莊,誕生了全國首單蘋果“期貨+保險”產品。2017年12月,在人民銀行的籌劃牽線下,武家塬村26戶果農的19.3萬斤蘋果期貨在鄭州商品交易所上市,每公斤保底價8.6元。2018年2月,由于蘋果期貨價格持續下跌,首批參保的果農共獲得9萬多賠款。類似的“期貨+保險”金融扶貧工具,隨后也被平安移植到陜西延安等地區落地推廣。

  


  武文營的鄰居武老漢,也是“期貨+保險”產品的受益人之一,他不知道什么是期貨,什么是保險,但手里沉甸甸的賠付款,讓他堅信“期貨+保險是好東西”,今年他給家里的幾畝蘋果全上了保險,一畝地財政補貼50元,果農只出30元,“有了保險,心里就踏實了”。駐村第一書記張煜說:“現在村民們腦子里慢慢有了金融的概念,各種金融工具用得也很普遍了”。

  因含鋅量高,可以增進記憶、提高智力,蘋果又有“智慧果”之稱。再過兩三個月,“智慧果”就會陸續成熟。有了政府和平安等金融機構的公益培訓、金融工具、創業知識武裝腦袋,村民腦袋里的“智慧果”也已經慢慢成熟了。

  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

  讓武文營從果農變身創業者的平安培訓課,共招收了75名銅川學員,都是當地的致富帶頭人。最初,不少學員都是抱著“去廣東打個轉,開開眼界”的心態去的。但經過一周培訓,回來后變了樣。武文營把課程錄了音,其中一堂介紹規模種植火龍果的課,他得空就播放,聽了不下十遍。原本不想去培訓的段俊保,已經在打探下次培訓課程了,“那肯定還想上。”

  “培訓時間雖短,但學習的課程內容豐富,既有理論指導,又有現場觀摩和實踐,給學員帶來的觸動很大。”張煜說。

  比如,這次培訓的最大亮點,是到“十億人火龍果基地”參觀,這個基地的特點是,綠色環保有機,采用會員制和社交電商等新渠道,一斤火龍果能賣30多元,這些對于武文營等果農很有啟發,可以直接借鑒學習。

  扶貧必須與扶智、扶志結合,才能長效,謝永林介紹:“2017年,我們就非常認真地考慮介入扶貧,從哪入手呢?給一大筆錢,什么技能都沒有,表面上脫貧了,我們一走,就又返貧了,這是我們不愿意看到的,這種事我們不干。”

  


  參加完這次座談的謝永林,對平安“扶智”模式又提出了新的要求:“我昨天還跟平安銀行扶貧金融辦的同事說,未來這個班還要進一步升級,要有一些有方法論的人,牽引著我們這些村里的帶頭人頭腦風暴,然后還要有一些產業界的人進來。”

  這些參加培訓的學員,就是帶動脫貧的種子選手,他們創辦的產業,也是精準扶貧的火種,點燃貧困戶脫貧致富的夢想和希望。

  段俊保雇傭的17位村民,有不少以前是貧困戶,現在人均年薪兩三萬。而2019年中國脫貧線的標準是人均年收入3747元,來此務工的村民,一下子實現了一人就業,全家脫貧。

  曹太鋒成立的核桃合作社,則帶動了148戶貧困戶順利脫貧。其中一位貧困戶叫孫小軍,全家因病致貧,欠下四五萬元外債。后來,政府給他發了3000塊錢產業扶貧基金,合作社又免費為其培訓核桃種植管理技術,幫助他完成30多畝核桃新品種的嫁接,孫家年收入增加到10萬以上。他本人還被評為陜西脫貧致富先進個人,而帶動其脫貧的合作社理事長曹太鋒,也同時獲評陜西省脫貧帶動示范戶。

  2000公里外的平安扶貧初心

  基于長效扶貧的思路,2018年,中國平安啟動了面向村官、村醫、村教的“三村建設工程”,助力產業扶貧、醫療扶貧和教育扶貧。其中,“扶智培訓”就是平安銀行主導的“村官工程”扶貧閉環的一個重要環節。截至目前,已經有400位致富帶頭人接受了平安銀行主辦的系統培訓。

  扶智、扶志只是開始,中國平安的三村工程是個系統工程。就在小院座談會開始前不久,謝永林見證中國平安,與陜西省銅川市人民政府簽訂了“三村工程”扶貧戰略協議。中國平安將憑借金融、科技優勢,在銅川打造“扶智培訓、產業造血、一村一品、村醫村教”的平安特色扶貧閉環模式。

  


  謝永林在簽約儀式上介紹,2018年以來,中國平安開發了扶貧貸款、扶貧債、扶貧保等多種產業扶貧產品,累計投放扶貧資金超103億元,惠及43萬貧困人口。在陜西,通過給當地核心企業發放優惠利率扶貧貸款,聯合企業為宜君縣偏橋村、善家河村提供產業幫扶資金共計200萬元,助力兩個標準化養殖場建設,投產后預計合作社每年產生上百萬元的穩定收入,帶動貧困戶人均增收850-1500元。

  獲得養豬場分紅的貧困戶和武文營和段俊保、曹太鋒等人,也許不一定能理解精準扶貧和三村工程的宏觀意義,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受益者。

  謝永林拍著武文營的肩膀說:“你找到了創業方向后,我們的金融服務可以跟上去,然后我們再利用平安集團的平臺來幫你把銷售渠道打開,因為我們網絡的力量很強。金融+扶貧+可持續,這是關鍵。”

  銅川果農們已經體會到了平安“網絡”的強大勢能。今年1月,平安聯手本來生活,為銅川蘋果打造了“平安果”品牌,給果農們提供了“從田間地頭到城市餐桌”的扁平化銷售渠道,為果農增加20%以上的銷售溢價。有了平安集團背書,來自銅川的“平安果”在頭部生鮮電商平臺獲得了集中曝光,也打出了知名度。

  除了來自銅川的“平安果”,平安銀行的扶貧商城里還有來自贛南和重慶奉節的平安橙,以及來自廣西百色的芒果等。中國平安有180多萬名員工,還沉淀了5.38億的互聯網客戶。基于巨大流量,中國平安打通內外部電商渠道,構建起扶貧農產品的產銷平臺,累計上線扶貧農產品199種,覆蓋全國17省區的48個貧困縣。

  在外部,平安銀行也與本來生活、京東等平臺合作,幫助果農、菜農、糧農們銷售農產品。未來,“武文營們”可以借力平安構建的電商網絡,把銅川蘋果銷往全國。

  而在線下,平安銀行還聯系、協調了廣東省第二大農批市場——中南農批市場,為銅川果農們提供免費的展銷專區,“武文營們”借此直接對接整個廣東及香港市場的水果批發商,“價格是我們自主定價,肯定能賺更多。”

  這些渠道,武文營今年都會嘗試,“平安給我們牽了線,我們心里就有底,否則人生地不熟,風險太大。”

  


  陽光下掛滿枝頭的蘋果,既是“智慧果”也是“扶貧果”,如今還變成了“創業果”、“平安果”。清風徐來,瓜果飄香,村里已是一片繁忙景象。適逢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的精準扶貧大業進入倒計時,在各級政府的統籌指導下,在平安鄉村致富帶頭人培訓的智力幫扶和產業扶貧貸款的金融支持下,從傳統果農脫貧變身為新農村創富帶頭人的“武文營們”的案例,有著以小見大的特殊意義。




(責任編輯:張玲玲)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广东36选7中一个特别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