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作家李虎山新作《愛聽音樂的狼》出版

  繼33萬字的長篇小說《平安》在年初出版發行并參評第十屆茅盾文學后,陜西作家李虎山的中短篇小說集《愛聽音樂的狼》日前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發行。

  


  20余萬言的《愛聽音樂的狼》小說集,收集了作家近年來創作的兩部中篇小說和9個短篇小說。作品以反映時下農村現實生活和農民離開土地后的痛楚及其思想和情感變化為主,作家以敏銳的觀察和詳實細膩的文字,于陳舊的山水間,書寫出了新的時代氣息和人性贊歌。其中大部分篇章以秦嶺深處一個叫廟嶺的山溝為敘事載體,記敘了土地守望者和逃離土地后奔向城市賺取生活資本的新一代農民在歷史變革時期的命運及選擇的陣痛,是一部描繪中國21世紀鄉村生活走向凋敝,鄉土呈現寂寞,炊煙日見淡化的現實主義作品。小說以反映土地、生命、鄉村、城市、人性、游走、憂傷、血淚、無奈、痛楚在城鄉之間和農民求生過程中演變出的種種時代印痕。作者以飽蘸血淚的筆墨,深情的思緒,透徹的梳理,樸實的文字,精心制作出多彩而悲戚的生活掛毯,讀之令人心生戰栗,欲哭無淚卻有給人多元的幻想和美好的憧憬,作品書寫出了土地的靈魂和人的情感及精神現狀。

  《愛聽音樂的狼》,講述一個耄耋老人,面對社會生活的變遷和社會形態,幾十年間運籌帷幄,用智慧和情感消解山溝里幾戶人家的恩怨情仇,欲讓一條叫練溝的山洼存續下去的樸素愿望。《六畜送葬》記敘了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在大年初一大雪迷漫的年節,一個埋葬妻子的故事,在無人能幫的情況下,老人將妻子活著時飼養的六畜視為兒女,讓其披麻戴孝為老伴送葬,其寧靜的敘述,精細的描寫,揭示出一個土地守望者向人世間發出的有力吶喊。《瘋母親》《金發男郞》《望歸亭》《櫻花調》《女門衛》《子夜鳥》《黑皮繩》《望歸亭》均反映了農民離開土地進入城市后的種種遭遇和他們身處異鄉對鄉土的眷戀和回歸鄉土的奢望。《歸鄉》描寫了一群留守婦女以純樸的智慧,堅毅的信念,真誠的心儀面對一個貪污犯回歸故里后的生存姿態,營造出鄉土的敦厚與山野人的善良。《耳音》則記錄了幾個退伍軍人用堅毅的品格,神秘的心境,在殘酷的現實生活中,規避社會矛盾,折射出人性的光芒。作家講述的每個故事懸念重重,不僅令人心旌獵動,就是讓人掩卷沉思,抑或使人喜極而泣悲極而淚。

  原蘭州軍區宣傳部副部長、《人民軍隊報》社長樊爭民讀過該書后寫道:繁花落盡,返璞歸真,李虎山所著《愛聽音樂的狼》,筆觸始終緊貼多難的大地和賤如草芥的最底層人群,以奔放的想象和不羈的風格,講述著農村變革時代給人們帶來的思想沖擊的大主題,讀之使人心情沉重,卻又帶來無盡的幻想和思考空間。《陜西農村報》副總編、陜西鄉村文藝聯合會主席、著名作家姚駿驪則認為,《愛聽音樂的狼》是一本切中時弊,替土地和農民吶喊的真實反映土地和農民內在關系不可多得的小集說。青年評論家、大學教授常曉軍指出:李虎山的小說創作,終始堅持以土地和農民為本,形成了為土地和農民代言的獨有的個性寫作,其深居鬧市,思考的卻是農民和土地的過去和未來,猶如其在該小說集后記中所言,“自己幾十年來過著‘身披霓虹心牽月’的日子”。他還在后記中寫道:“我相信總有一天,土地還會熱鬧的,只是熱鬧的形式與過去不同罷了。”由此可見,作者對農民、農村和土地的感情多么的深厚。

  曾經工作于鄉鎮熟知農民和土地關系的李虎山的小說創作,時刻敏銳地關注著鄉村的變化,始終牽系鄉土人物命運,其作品中揭示出城鄉二元之間相互關聯和對立的社會矛盾和存在的問題,既有一個作家的擔當,又體現了一個新聞工作者對社會生活的熱衷關切。

  在小說集最后作者寫道:狼愛聽音樂了/人卻惆悵著/土地發出一種久違的聲音時/更多熟悉的聲音/漸漸遠去/并非嬌情的吟唱/而是對現實的哀嘆/我正用心中的文字/書寫著對那方山水的戀念。

  李虎山一直從事新聞工作,先后出版散文集《故鄉有我一棵樹》,長篇小說《鹿池川》、《平安》,中短篇小說集《愛聽音樂的狼》,系省作協會員、陜西省文學藝術創作百人計劃簽約作家。




(責任編輯:張玲玲)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广东36选7中一个特别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