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扶貧家中3人患病 警嫂:再苦也必須照顧好這個家

  丈夫赴涼山扶貧,家中三人全部患病,咋辦?

  警嫂:再苦,我也必須照顧好這個家

  

點擊進入下一頁


  羅斌和妻子曾情。

  一米七的個子,板寸頭,發際線略微后移,眼前的男人,名叫羅斌。作為成都交警六分局二大隊的民警,從去年底開始,他就到涼山甘洛縣嘎日鄉進行為期三年的扶貧工作。當時,羅斌與妻子曾情剛剛結婚不久,他遠赴涼山后,兩人從此聚少離多。

  10月27日,剛回家的羅斌又要出發。上次離家時,他叮囑妻子,要照顧好家和年邁的父母。但這次離開,他叮囑的內容變得多了起來:原先被視為家中“頂梁柱”的妻子,被診斷出脊髓空洞癥;母親也在他去涼山后不久,檢查出結腸癌晚期;父親則患有冠心病、糖尿病……

  內疚

  當上警察常常忽略了小家

  今年39歲的羅斌,是成都交警六分局二大隊06警務區的警長。從警之前,他修過汽車、修過電腦,還在廣告公司做過幾年設計師,涉足過餐飲等領域。

  一番兜兜轉轉后,羅斌報名參加招警考試。他連考兩年,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如愿成為一名交警。慢慢地,還成為了隊里的業務骨干。

  平時,羅斌不愿在朋友和家人面前吐露自己的心事。在他心中,總覺得虧欠家人太多,尤其是對妻子,“有任務我必須要出,外面是大家,里面是小家,但小家常常被忽略了。”

  羅斌不善言辭,可一提到妻子,他眼里就透露出格外細膩的柔情。他和妻子曾情,經朋友介紹認識,于2018年在成都舉行了婚禮。新婚不久,羅斌便到涼山州甘洛縣扶貧。成都與甘洛相隔400多公里,回來一次,要走兩個小時山路下山,再到縣城坐車,過程大費周折。

  艱難

  妻子拖著病體照顧兩老人

  羅斌去甘洛縣扶貧之后的一天晚上,曾情忙完家務后,突然昏倒在地。經醫院檢查,她得了脊髓空洞癥,需要馬上住院治療。

  曾情開始并不愿住院,后來在父母和羅斌的強烈要求下,她執拗不過,才開始住院治療。經住院治療后,她的病情有所減輕,但出院后仍需定時服藥。

  之后,羅斌的母親又被確診為結腸癌晚期,噩耗如晴天霹靂,給曾情沉重打擊。丈夫還在涼山扶貧一線,公公患有冠心病、糖尿病,如今婆婆又身患重癥,這道難題怎么破解?

  在稅務師事務所工作的曾情,為了不讓丈夫分心,決定咬牙扛起這一切。她常常手上工作一忙完,就趕往醫院,陪婆婆看病、化療。家中的藥,她也分好放在固定的柜子里,每天早中晚吃什么藥、藥量多少,她都安排得明明白白、妥妥帖帖。

  原本,醫生說羅斌母親最多只剩三個月的生存時間。如今,一年多過去了,在曾情的悉心照料下,老人的身體狀況慢慢變好。而曾情自己的病卻被耽誤了,她的體重也因服用激素類藥物導致肥胖和臃腫,從原先的90多斤,飆升到120多斤。她平時獨自去做檢查、理療、打吊瓶,看似強壯的身子,背后卻隱藏著無人知曉的艱難。

  心疼

  以前愛吵架現在只有牽掛

  對于羅斌到甘洛縣參加扶貧,據他的同事介紹,說是安排,其實也不算,當初是羅斌主動申請去的。起初,羅斌父母對他的這一決定,也曾抱怨過,“你這一走,曾情怎么辦?她一個人照顧得過來嗎?”

  但羅斌覺得這些擔憂都是多余的,“我了解她,她比我會照顧人。”羅斌與妻子常常是一個眼神,彼此就心領神會。

  剛開始在一起時,羅斌和曾情有時會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起爭執,但現在,羅斌不愿意吵,或者說是不忍心吵。看到妻子這一年多為家里忙前忙后,一個人帶父母去醫院做檢查、給父母洗衣服做飯、喂藥……所有這些,不善言辭的羅斌,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因為丈夫是警察,所以曾情明白,他帶給自己的,就是無盡的牽掛,“他有說走就走的任務,我也有我自己的堅持與責任,再苦,我也必須照顧好這個家。”

  了解到羅斌家里的情況后,六分局黨總支及時看望、慰問了他的家屬,并幫助解決住院等難題,勉勵他克服生活、工作中的困難,表示將作為援涼民警的堅強“后盾”,竭盡全力幫助羅斌解決家庭的實際困難。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广东36选7中一个特别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