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亞鵬麗江項目欠債4000萬案將重審,今日召開庭前會議

  10月5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從北京朝陽法院了解到,曾經引發大量關注的李亞鵬被訴拖欠債款4000萬案,于5日當天在朝陽法院召開庭前會議。

  為名下企業債務提供擔保被起訴

  此前該案曾屢經風波。據裁判文書網公開的相關判決書顯示,案件起因源于一樁名為“雪山文苑”的開發項目。

  2012年1月9日,由李亞鵬、李亞煒擔任股東的麗江雪山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雪山公司)與北京泰和友聯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和友聯公司)簽訂《項目合作框架協議》,約定雙方合作完成“雪山文苑”項目。“若項目的實際利潤低于甲方在簽訂本協議時提供的項目測算財務報告,甲方確保乙方實際獲得的全部權益不低于1億元,項目開發周期為3年。若開發周期超過3年,考慮到乙方出資額的資金財務成本,3年開發周期屆滿,由乙方先行收回約定的固定權益收益4000萬元。”

  后泰和友聯公司分別于2012年1月13日、2012年7月10日、2012年7月16日,向雪山公司轉賬4000萬元、600萬元、1400萬元,共計轉賬6000萬元。

  2015年4月17日,李亞鵬、李亞煒、北京中書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書公司)向泰和友聯公司出具《承諾函》,雪山公司及原股東(李亞鵬、李亞煒、李一兵)承諾,雪山公司于2015年7月前向泰和友聯公司支付4000萬元的到期債權,若確有困難可于2015年7月25日前支付2000萬元,余款于2015年12月25日前支付。“李亞鵬及中書公司以其在雪山公司的全部股權為該債權提供股權擔保,若擔保股權已為雪山公司作出股權質押擔保,則其股權權益為泰和友聯公司提供再次擔保。其他股東認可該股權擔保并配合辦理相關手續。”

  正是因為此次擔保,此后李亞鵬、李亞煒、中山公司被泰和友聯公司訴至法院,要求支付4000萬元債款。

  一審、二審先后敗訴

  此后朝陽法院一審判決該案,由李亞鵬、李亞煒向泰和友聯公司支付4000萬元和利息。

  因不服該判決,李亞鵬、李亞煒于2018年3月提起上訴。上訴階段,李亞鵬一方辯稱,該案合同性質是擔保合同糾紛,有主合同和擔保合同,而主合同并未被一審法院進行審理;且根據雙方合同規定,泰和友聯公司應該舉證證明雪山公司有稅后盈利4000萬,才能獲得4000萬,而事實上雪山公司并沒有營利,股東在公司沒有利潤的情形下拿走4000萬,是抽逃注冊資金。與此同時,李亞鵬、李亞煒還提出,簽訂《承諾函》時存在脅迫的情形。

  對此,泰和友聯公司回應稱,《承諾函》于2015年4月17號簽署,并不存在脅迫行為,“因李亞鵬轉讓自己的股份時要求泰和友聯公司放棄優先購買權,在這個背景下簽署的承諾函,甚至是李亞鵬要求泰和友聯公司簽署的承諾函,達到其持有股份變現的目的。”

  2018年3月23日,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宣判該案,駁回李亞鵬方上訴請求,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241800元,同樣由李亞鵬、李亞煒負擔(已支付)。

  今年10月被裁定重審

  案件二審結束后,李亞鵬、李亞煒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北京高院于2018年12月10日作出(2018)京民申4445號民事裁定,指令北京三中院再審本案。

  北京三中院再審認為,該案應當對《項目合作框架協議》、《變更協議》的主體以及實際簽訂人的情況進一步審查,從而確定上述協議的效力。根據雙方提供的新證據,以及泰和友聯公司提供的律師函對《承諾函》的內容綜合分析認定并對訴爭4000萬元款項的性質予以確認。由于涉案合同簽署的過程,應當進一步審查,并結合全案證據依法予以處理,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裁定撤銷(2018)京03民終3815號民事判決及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5)朝民(商)初字第63675號民事判決,將案件發回朝陽法院重審。

  11月5日,北青報記者從朝陽法院了解到,網傳該案將于5日開庭有誤,“今天是召開庭前會議。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广东36选7中一个特别号码